网投开户

“良卓爆雷”时过半年才起诉上海洗霸这半年都

发布时间:2019-10-25 17:55

  “良卓私募基金”自2019年3月份爆雷以来备受关注,约20亿元资金全部无法兑付,4家上市公司踩雷其中。在该事件过去超过半年之久,作为投资人之一的上海洗霸近日才提起诉讼,而其他三家上市公司早已提起诉讼,并申请财产保全。

  根据公开信息披露,上海良卓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良卓资管”)是一家主营资产管理的私募投资机构,旗下目前拥有37只私募基金,绝大多数基金以投资商业与银行汇票、供应链金融等低风险的金融产品为主,实控人与公司法人为季正栋。上海良熙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良熙控股”)为良卓资管的母公司,最终控股股东为沈凤娣与俞淼,良熙控股的法定代表人为杨骏。

  2019年3月份,部分投资人陆续收到上海良卓资管公司理财师的通知,告知公司票据基金出现巨大亏空无法正常兑付,据悉,约20亿元资金无法兑付,投资者涉及全国各地共480多名,包括河南四方达超硬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四方达,证券代码:300179.SZ)、中原内配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中原内配,证券代码:002448.SZ)、康力电梯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康力电梯,证券代码:002367.SZ)、上海洗霸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上海洗霸,证券代码:603200.SH)四家上市公司和多家机构。

  2019年10月12日,上海洗霸披露涉诉公告,因认购的“良卓资产银通2号票据投资私募基金”发生重大违约事件,公司于2019 年10月11日向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提交了民事起诉状及相关材料,请求判令被告良熙控股及良熙控股法定代表人杨骏向公司偿付投资本金及相关收益,诉讼事项涉案金额为人民币1478.40万元。因目前案件尚处于立案阶段,尚未开庭审理。

  据悉,2018年7月10日及2018年9月6日,上海洗霸分别在上海良卓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认购了该公司设立的良卓资产银通2号票据投资私募基金800万份和600万份,投资金额分别为人民币800万元和600万元。两笔共计投入本金1400万元,参考年化收益率7%,到期日为2019年7月和9月。

  根据相关公告披露内容,彼时,良熙控股及良熙控股法定代表人杨骏向上海洗霸出具《基金份额远期收购承诺》,约定若上海洗霸认购的基金份额到期不能按照预期进行收益分配及或本金返还的情形时,承诺在5个工作日内将受让上海洗霸在基金合同项下所有权益,并将上海洗霸的委托资金及预期的投资收益全额先行垫付。而杨骏个人还向上海洗霸出具《承诺及声明》,约定其在上海洗霸相关所有投资本息收回前,对上海洗霸相关投资本息以个人资产承担不可撤销的无限连带担保责任。

  截至目前,上海洗霸上述认购合计的1400万份基金金额均到期未返还投资本金及相关收益,合计金额为1478.40万元。

  “良卓私募基金”爆雷后,我们曾于3月18日向上海洗霸发送采访函,询问公司投资良卓私募基金是否受到影响以及在投资过程中是否设立了良好的风险控制机制等事项,但未收到回复。

  2019年3月19日,上海洗霸发布《关于对私募基金投资事项的风险提示公告》披露称,公司财务部门3月15日晚接到良卓资产客户经理电线号票据投资私募基金”(下称“银通2号”)管理过程中,基金管理人部分人员涉嫌出现违规操作,导致私募基金财产可能出现重大损失,相关投资本金及收益可能无法兑付或按期兑付。

  上海洗霸在上述风险提示公告中,披露了三点应对措施,首先是成立由公司董秘、财务总监牵头,法务、律师配合的处置工作组,深入了解情况,尽最大努力保全公司的投资资产,维护公司及股东的利益。同时,根据事务进展及结果等信息,对资产损失作出合理评估。并表示,公司高度重视并密切关注该事项的相关进展,将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然而,除了在今年3月29日披露的2018年年报中提示,公司将结合“良卓资产银通2号票据投资私募基金”相关投资资金后续回收情况,及时依照相关会计准则的规定计提减值准备外,在已经过去的7个月时间里,上海洗霸并未披露该起风险事项的相关进展。再次看到关于踩雷“良卓私募基金”相关信息便是此次的涉诉公告。

  关于此次诉讼,上海洗霸称公司与基金管理人及其控股股东等主体就投资本金及收益兑付、担保责任履行等事项多次沟通。在相关沟通未能取得预期实质成果的情况下,公司于2019年10月11提起诉讼。

  投资出现重大风险,诉讼却时隔半年之久,上海洗霸所谓的沟通结果更是没有成果。如果按照公司信披中说的,高度重视并密切关注该事项的相关进展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又怎么会在其他“踩雷”公司早已起诉,并申请财产保全的情况下,无动于衷呢?

  资料显示,上海洗霸于1994年7月成立,并于2017年6月1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公司主营水处理业务和风管清洗业务。上述私募基金投资总额度1400万元为基数,按照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007.92万元计算,本次投资额度占比达17.48%。

  2019年上半年,上海洗霸实现营业收入2.69亿元,同比增长46.8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117.98万元,同比减少9.64%。

  值得一提的是,其他三家“踩雷”的上市公司皆对该笔投资进行计提损失。而上海洗霸的2019年半年报中并未对该笔资金计提相应减值损失。

  10月14日,我们再次向上海洗霸公开披露的董秘邮箱发送采访函,询问该笔资金对公司业绩影响以及2019年半年报中未见到计提相应的资产减值损失原因等。但截至发稿时间,仍未收到相关回复。

  除了上海洗霸外,今年3月19日、20日,四方达、康力电梯、中原内配三家上市公司也分别发布公告称,公司购买的良卓资产相关基金在运营过程中出现重大违规情形,相关投资本金及收益可能无法兑付或按期兑付。

  梳理发现,这三家上市公司购买良卓私募基金涉及的资金金额分别为5000万元、1.10亿元和1.10亿元,加上上海洗霸1400的损失投资本金,4家上市公司损失金额合计高达2.84亿元。

  其中,损失最大的是康力电梯和中原内配,均持有1.10亿元份额的良卓资产基金产品。康力电梯和中原内配两公司早已提起诉讼。

  2019年3月22日,康力电梯向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法院分五个案件发起民事诉讼并申请财产保全,合计诉讼金额1.10亿元。3月25日,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法院向如皋银行(证券代码:871728)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依法冻结连带责任保证人上海鼎樊持有的如皋银行4900万股权。2019年4月1日,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法院轮候冻结上海鼎樊所持如皋银行股份共4900万股,冻结期限为实施冻结之日起三年。截止8月23日半年报披露日,上述案件仍在审理中。

  康力电梯披露信息显示,良卓资管非正式提供的资产及负债清单,有价值的资产主要是如皋银行股权投资4.5126亿元,计1.09亿股。结合清单中目前已到期尚未兑付及未到期的基金份额约17.50亿份,其中公司持有份额为1.1亿份,如1.09亿股如皋银行股权按照全体基金份额持有人平均分配,则公司预计可分配获得685.14万股。

  另根据中原内配披露信息显示,2019年3月25日,公司向孟州市人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请求冻结良卓资产及其利益关联方所持有的如皋银行共计1.09亿股股权,占如皋银行总股本的10.90%。

  2019年3月26日,法院根据中原内配的申请,最终实际冻结了相关责任人持有的如皋银行合计9300万股股权,占如皋银行总股本的9.30%,冻结期限为自冻结之日起3年。

  中原内配半年报显示,根据财产保全执行顺位,中原内配所冻结上述9300万如皋银行股权:其中6677.77万股有第三人质押冻结在先,另2622.22万股处于自由流通状态,中原内配有第一顺位执行权。根据市场公允价值,中原内配若执行民事财产保全,能够得到对应价值1.09亿元的清偿。

  据悉,中原内配于2019年3月22日收到上海新菁亮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代付良卓资产的100万回款,尚有1.09亿本金未收回。康力电梯对该笔投资计提了8200万减值准备,并调整了公司2018年度财务报表。

  此外,今年4月份,因四方达也已提起民事诉讼程序,良熙控股及相关责任人名下银行存款5133.89万元或同等价值财产也已被冻结。公司首封(第一次查封)良熙控股通过代持人魏炯所持如皋银行1600万股,预计首封股权价值5632万元,预计可收回金额为2883.58万元。2019年第一季度四方达对良卓票据基金逾期未收回,计提减值 2016.42 万元。

  值得关注的是,据康力电梯上述披露的内容显示,良卓资管有价值的资产主要是如皋银行股权投资4.5126亿元,计1.09亿股。与卓良资管无法兑付的约20亿元资金相比,如果这部分股权没有发生较大的增值,那就是“肉少狼多”,不够赔偿。

  多个债主上门,轮流来讨债,在前述已有多家公司对良熙控股及相关责任人资产申请冻结之下,上海洗霸这迟来之举,又是否能获得全额兑付呢?此外,公司又是否涉嫌信披违规,故意隐瞒相关事实,恐怕也要给投资者一个交代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阅读:网投开户


网投开户|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网投开户

网投开户|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